本溪棋牌

快速通道

相关内容

粤旺新闻

Archive list
当前位置:粤旺新闻

首批十城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获批

城市土地利用规划拖得太久了,有的年份都过去了,规划中的指标肯定没有任何约束力,甚至很多指标都被突破了。

  ——— 参与《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专家

  南都记者 杨章怀 发自北京 据中国国土资源报报道,近日,首批10个市级城市(杭州、南昌、郑州、武汉、南宁、平顶山、安阳、荆州、湘潭、柳州)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获得国务院批准。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称,这标志着102个市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包括各省省会城市、人口在100万以上的城市以及国务院指定的城市)正式进入批准阶段,争取年底前基本完成市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审批工作。

  因为地方修订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时间拖得太久,导致规划终获批时已经“滞后”4至5年时间,如柳州的规划历时7年半。专家认为,规划实施“滞后”,导致许多指标在规划实施前就被突破,规划中的指标也缺乏刚性的约束力,呼吁对我国土地利用方面进行立法规范。

  102个市级城市土地规划需国务院审批

  昨晚,参与编制《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一位专家告诉南都记者,2004年,针对我国当时土地市场混乱、投资过热,土地扩张加速,国务院下发了规范征地的国务院“28号文”,在此基础上,我国第二年就开始起草《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以保护耕地、防止出现新一轮土地扩张。因为前期调查不充分等原因,2008年该纲要才获得国务院批准。

  按常理来说,规划主要是针对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工作部署和制定具体目标等,而规划起始时间为2006年的《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在过了近两年后才获得通过。

  按照相关规定,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出台后,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各省省会城市、人口在100万以上的城市以及国务院指定的城市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需要报国务院审批。其余的县级及以下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则由省政府或者省政府授权审批。

  因此,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出台后,各级政府部门需要根据全国的“总体规划”来制定各自的规划。根据国土资源部最新消息,目前,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28个已获批;须报国务院审批的102个市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包括各省省会城市、人口在100万以上的城市以及国务院指定的城市)中,已有41个上报国务院。

  市级城市土地规划一诞生就滞后4至5年

  国土资源部负责人介绍,本次杭州等第一批10个城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获批,标志着市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正式进入批准阶段。今后,将以10个左右城市为一批的进度,争取年底前基本完成市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审批工作。

  即便全国市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审批工作在年底完成,这些起始时间为“2006年”的土地利用规划一“诞生”超过规划起始日期4至5年时间。首批获得国务院通过的《柳州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从2003年就启动修编,历时7年半。

  参与编制《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一位专家告诉南都记者,在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通过后,2009年底,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结束,因为《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数据都是用全国第一次土地调查的数据,而在各省、市级的土地利用规划中的数据也需要作大量的改动,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据介绍,此次土地利用规划是第三轮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修编。第一轮是1986年的土地利用规划,仅局限于在全国层面,各省没有开始修编;第二轮是1999年1月,国务院据此原则通过了在《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1997-2010年)》,各地方开始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工作。第二轮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修编中,定在1997年为起点的总体规划在两年后才获通过。而到最后一个城市———拉萨市土地利用规划已经是2001年3月23日,距离规划开始实施已经过了4年多。

  有的地方规划未定 土地指标已经透支

  各城市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主要制定了到2020年区耕地保有量和基本农田保护面积、中心城区建设用地控制规模,人均城镇工矿用地控制规模等进行了详细的控制指标。

  “城市土地利用规划拖得太久了,有的年份都过去了,规划中的指标肯定没有任何约束力,甚至很多指标都被突破了。”参与修编《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专家表示无奈。(深圳清洁公司:)

  据《法制日报》报道,国土资源部在启动《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1997-2010)》修编前期工作时,该部规划司有关官员就曾透露,部分城市用地指标透支严重,部分城市和地区已用完了2010年前的土地利用指标。

  北京大学和谐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正山认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本应该是具有刚性约束文件,而我国在相关法律法规上对违反规划纲要的行为没有明确处罚规定。他还说,虽然这些规划在实施过程中如需改动,则需要国务院批准,“但有的地方政府通过其他‘变通’的方法可以暗渡陈仓”。因此,他呼吁加快我国土地利用的立法计划。

  刘正山希望,第三轮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修编工作,应该消除过去土地利用规划留给人们“墙上挂挂,纸上画画”、“规划规划,领导一句话”的不好印象。

返回顶部
点击可以关闭